2020-06-03 00:02:59
来源: 振勤建筑   查看评论
投资积木盒子兑付遥遥无期 如今患癌四处化缘

三门峡市陕州区万城华府小区违建 恶意欠薪446万元


核心提示:试问,如果没有“官伞”的撑腰,作为典型性违建的三门峡市陕州区的万城华府小区,当农民工苦干3年如期竣工后,作为三门峡万城置业有限责任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开发商李结绪,他凭什么恶意欠薪446万元且长达2年之久,他凭什么对上门讨薪的施工负责人非打即骂,他又凭什么不把讨薪的汹涌舆情放在眼里?!

恶意欠薪446万元事件掀开违建的盖子

2020年5月份的今天,在讨薪2年、多次信访无果后,施工负责人乔某和全社会终于看到了“官伞”撑腰的“厉害”!

2014年8月26日,施工负责人乔某同三门峡万城置业有限责任公司签定了《建设工程发包合同》。此前,有知情人提示他:“李结绪本身就是时任副县级在陕县某铝矿经商的官商,他是三门峡万城置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表面的企业法人李前是他女儿,是个傀儡法人。李结绪的背后是陕县(现为陕州区)的大领导,万城华府小区没有《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证》《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商品房销售(预售)许可证》的合法五证,人家就能在陕县张湾乡强占100亩土地开发,人家就能在未来的张湾火车站建设前占据好楼盘位置,他李结绪的背后有‘官伞’撑腰呢,人家有权、有钱、有势,小心最后‘黑’你”!

施工负责人乔某虽然半信半疑,但他仍然抱着侥幸心理承包了万城华府小区三标段4#、5#、6#楼的包工包料施工工程,并缴纳了60万元的保证金;次年2月,他又追加承包了该小区的服务楼工程项目。至此,乔某承包的建筑总面积为16640.52㎡,总造价为1556万元。在施工期间,发包方三门峡万城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不按合同约定的比例支付工程款,施工负责人乔某为了不误工期,不得不通过亲友筹借了400万元高息贷款,用于购置建筑材料及支付农民工工资。直到工程结束时,乔某前后垫资的款项(含60万元押金)已多达446万元。

施工期间,为了认真履行合同,乔某带领农民工按照图纸精心施工,按照规范精益求精,历时3年完成了全部施工任务。在工程施工过程中,每一项分项工程的施工质量,均有发包商的验收合格签字;在工程竣工后的质量验收时,发包方、承包方均无任何质量问题争议,双方均签字予以认可。

然而,在总结算时,作为三门峡万城置业有限责任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李结绪,他始终在“鸡蛋里挑骨头”,一直恶意拖欠着承包方的446万元欠款不给,还同时扬言:“随便告去,我不怕……”。

恶意欠薪446万元个案曝光了官商勾结

作为违建的万城华府小区实际控制人、实际开发商李结绪,他不仅敢于明目张胆地恶意欠薪446万元,而且不怕群众向各级党委和政府举报,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2017年,直到万城华府小区没有《商品房销售(预售)许可证》却已经开始公开售卖时,向三门峡市、陕州区等各级党委和政府投诉、信访了一大圈的施工负责人乔某,这时才相信了有关知情人的提示,人家李结绪确实是“上面”有“官伞”保护,在没有五证的情况下,违建的万城华府小区没人敢查、没人敢管,“一路绿灯”地在三门峡市、陕州区及张湾乡政府的眼皮子下建起了16栋高楼;这时,又有知情人善意地告诉乔某说:“当年的陕县大领导现在更‘大’了,人家已经是三门峡市的市领导了,你告了也没用”。

果然,在施工负责人乔某投诉、信访了2年后的今天,违建的万城华府小区仍然在违法售楼,仍然用收据代替正规发票售楼,仍然没有任何政府部门、执法部门对其进行依法查处。面对这样的结果,除了乔某将信将疑万城华府小区背后确实有“官商勾结”,全社会早已舆论哗然一片了:有关扶贫易地搬迁的业主,曾经多次向三门峡市、陕州区政府部门投诉,强烈反映过万城华府小区没有质监部门质量验收的问题,强烈反映过万城华府小区违反三门峡市政府政令而违规收取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的问题,还强烈反映过万城华府小区收取扶贫易地搬迁户房屋维修基金350万元被李结绪把持的问题……而有关部门要么“装聋作哑”,要么绕开“未批先建”问题而“就事论事”。这种怪象不得不引起全社会的质疑:如果没有“官伞”撑腰的官商勾结,三门峡市陕州区的万城华府小区如何一路逾越了政府和执法部门的监管而建成?

施工负责人乔某不服气!他相信:在三门峡市委、市政府和市纪委的正确领导下,违建的万城华府小区实际控制人、开发商李结绪,他不敢在依法治国的阳光下继续恶意赖欠446万的农民工血汗钱。

无人过问欠薪问题是典型的新衙门作风

有人指出,说句最直接的话,李结绪就是要赖账!而他敢于公开赖账的底气,在于有人为他“撑腰”。若不信,有两个鲜明的事例可以为证——

例证一:2019年11月16日下午,张湾乡政府在受理施工负责人乔某追讨欠薪446万元的协调会上,李结绪根本没把张湾乡政府放在眼里,他根本没有到场。在该协调会上,作为发包方的三门峡万城置业有限责任公司项目经理和相关负责人,可谓是良心发现、实事求是,在三方认真协商下达成的《协议书》中约定:除了暂扣乔某的室内检测费10万元外,其余的工程款按95%支付给乔某。这也就有了“446万元”的由来。至此,张湾乡政府作为一级政府主持、组织和副乡长签字的协调结果,李结绪根本不予执行,根本不予偿还应支付的446万元欠薪。

例证二:自从上述的《协议书》达成后,施工负责人乔某按照协议要求讨要446万元欠薪时,李结绪竟然又找出无理的理由拒不付款:一是说地下室漏水。经查明和论证,个别地下室漏水是李结绪自己施工的原因,与乔某承包施工的工程分项没有任何关系;二是诬陷说有的屋面漏水。经逐户调查取证,根本没有屋顶漏水迹象。在事实面前,住了2年多的住户最后承认说:“这是李结绪让我们写的,我们知道不漏水”。

2020年5月6日上午10时许暨发稿的数天前,当施工负责人乔某再次上门讨薪时,李结绪照着乔某的左眼就是一拳,边打边骂说:“整死你……”。直到报警、警察出警后,他才收敛了些嚣张气焰。在此之前,他已经多次恐吓、威胁、打骂过乔某和其他讨薪的农民工。

——综上例证,李结绪恶意欠薪和赖账的事实毋庸置疑,施工负责人乔某被恶意欠薪和赖账的事实毋庸置疑,惟独李结绪背后官商勾结的“官伞”是谁的巨大疑问以及多次举报万城华府小区违建而得不到查处的问题,从此在讨薪446万元的问题上被揭开了舆论的盖子,在让全社会看到了良善百姓举报无果、投诉无门、讨薪无日的现象后,人们的视线不得不投向三门峡市、陕州区的有关政府部门——你们的“新衙门作风”整治好了吗?!

施工负责人乔某的446万元讨薪进行时,将在更多、更深、更广的追问中进行:是谁在为违建的三门峡市陕州区万城华府小区的恶意欠薪行为撑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