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2 10:54:24
来源: 本站   查看评论
一九云腾公司合法吗:理发师用剪刀割韭菜?一九爱心骗局正死灰复燃
芮言生物、宁波薇迷生物涉传销遭法院冻结账户:旗下VIMI薇迷品牌签约佘诗曼林心如任代言人

长生露功效是真是假?失信企业长彤生物劣迹斑斑,万能神药“长生露”当真可让人“长生不老”?


   
“长生露口服液与所有的保健品都有所不同,它有优于药品的治疗作用,却没有药物的副作用。它具有快速修复身体细胞、激活细胞、再生细胞、延阻分化细胞衰老的功效!不管什么疾病,都是细胞变异衰老的问题,只要细胞健康了,身体自然就健康了。所以,长生露口服液能让疾病不治而愈,自然康复!可以让人延年益寿逆生长,具有美容养颜,无疾而终的神奇功效……”
 
听完上述这番舌灿莲花般的宣传后,相信不少人在蠢蠢欲动的同时,也对这款产品是否具有相应的功能产生了合理性的质疑:难道说长生露口服液就是“唐僧肉”?吃了就能长生不老、返老还童?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下面,我们就来了解一下开发了这款“神药”的长彤生物是一家怎样的企业?相关宣传材料是否涉嫌虚假宣传?“领先世界二十年”的说法又是从何而来?在这些年间,长生露所推行的直销模式发生了怎样的变化?长生露和“无疾堂”又是什么关系?
 

  公司背景,失信企业

  山东长彤生物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是长生露的实际经营方,据官方介绍,该公司是一家集科、工、贸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开发生产由蒋松柏教授研究员研发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国家发明专利号:ZL200510003849.6)、“达国内领先水平”的抗衰老产品“滋阴强生口服液”(国家准字B20040003)和“长生露口服液”及“长生酒”等系列产品。经查,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9月26日,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为陈聚宝,注册资本1亿元,股东有张彬峰、张秀莲、蒋松柏(大股东)、刘连永、冯玉龙、陈聚宝,据2018年报显示,该公司参保员工为0人。
 
调查发现,围绕着该公司存在多条诉讼纠纷,各种裁判文书多达20余份。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的这六年间,该公司因民间借贷纠纷、债权人代位权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原因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十多次,因承揽合同纠纷和民间借贷纠纷被列为被申请人两次,因劳动争议等其他原因担任被告三次。
 

除了诉讼缠身外,该公司也曾不止一次遭到过有关部门的行政处罚:2017年9月,该公司因环保问题遭到了安丘市环保局的行政处罚;2018年6月,潍坊市食药监局发布2018年第七期行政处罚信息,山东长彤生物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因生产标签、说明书不符合规定的食品案,遭到了处罚,主要违法事实如下:该公司生产的产品“长生露®山药黄精复合饮品”,其标签、说明书违反了我国《食品安全法》第七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潍坊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该公司处罚如下:1.没收查封的“长生露®山药黄精复合饮品”产品2810盒;2.处罚款250000元。

   

  那么这次处罚的后续处理结果如何呢?据《潍坊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山东长彤生物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非诉执行审查行政裁定书》披露,被执行人山东长彤生物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收到该行政处罚决定后,在规定的期限内既未申请行政复议,也未提起行政诉讼,也未履行行政处罚决定。潍坊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根据我国《行政处罚法》第五十一条第(三)项的规定,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如下行政处罚决定:1、罚款250000元;2、加处罚款250000元,上述共计500000元。对潍坊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作出的(潍)食药监食罚[2018]4号行政处罚决定第二项,山东省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准予强制执行。
 

  事实上,长彤生物拒不履行确定的法律义务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早在2018年,该公司就因“被执行人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被安丘市人民法院列入到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长彤生物也就此成为失信企业,未履行金额为431504元。
 

  2019年8月,该公司变得更加猖狂,这次的未履行金额变成了8257604元。
 

公司如此劣迹斑斑,企业法人安能独善其身。
 

  据了解,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聚宝已经先后被安丘市人民法院出示了两次“限制高消费令”。
 


  包治百病?虚假宣传


 
在当下的互联网中,长彤生物出品的长生露系列产品被各种宣传材料介绍为是可以延年益寿、令人返老还童、还能包治百病(如风湿、痛风、癌变恶病、贫血、免疫力低下等)的“神器”。
 


正如在中国质量万里行网站上,被网友投诉的那样:“长生露虚假宣传,坑害老年消费者”,该网友还表示:“我妈从不法商贩手中买到该公司生产的长生露,被宣传深深信服,存的养老钱瞒着子女偷偷买这东西喝说能治百病,延年益寿。”
 

据悉,在当下的市面上,与长彤生物公司有关的产品基本上分为两种,分别是药品“滋阴强生口服液”(国药准字B20040003),以及普通食品“长生露山药黄精复合饮品”(SC10637078400046)。后者几乎就是“长生露”这个品牌的代言人,各种宣传材料在介绍长生露时,都以推崇、销售该饮品为主。有资料显示,中国科学院院士、纽约科学院名誉终身院士、中国生命科学奠基人谈家帧称赞长生露是“唯一有科学研究根据的长寿之药,领先世界20年”。而这里的长生露,指的也是后者。
 

  对于网友关于长生露实际功效的质疑,药品价格315网的回复是:部分网站展示“长生露口服液”的具体产品名称为“长生露山药黄精复合饮品”,“饮品”是普通预包装食品的一个分类,只要是名称中写了“饮品”的一般不会是药品或保健食品,而属于普通食品,经查国家药监局数据库,“国药准字B20040003”是湖南长生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滋阴强生口服液”的药品批准文号,其注册名称也不是“长生露口服液”,“长生露口服液山药黄精复合饮品”属于普通食品,既不是药品也不是保健食品,没有具体的保健功能或治疗功效,请消费者谨慎选择。
 

且该网还明确指出部分网站对“长生露口服液”的描述“长生露口服液的功效:第一,假如有冠心病、心脏病、心慌、胸闷、气短:喝山药黄精口服液,能让您心不慌、胸不闷、气不短、胸不痛、呼吸酣畅,心绞痛不再犯!再不用担忧心肌梗死、更不用开刀手术、搭桥、放支架!第二,半身不遂、脑血栓、脑堵塞、言语不清、口眼倾斜、吞咽艰难:服用后,病症就大大改善!坚持服用山药黄精口服液,再也不用担忧复发、加重”等内容使用大量医药术语,宣称或暗示治疗疾病,且不科学的断言效果,涉嫌违法广告虚假宣传欺骗消费者,请消费者不要轻信。

  根据“国药准字B20040003”进行查询,我们通过百度百科找到了“滋阴强生口服液”这款产品,据该词条百科(本词条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名词术语成果转化与规范推广项目提供内容)页面显示,该产品的适用病症为用于肾阳虚所致神疲乏力,畏寒肢冷,腰膝酸软,尿后余沥的辅助治疗;主要功效为滋阴壮阳、益精补髓,仅此而已,并不包括相关宣传材料所公开宣称的可以治疗各种疾病、延缓衰老等功能。另外,我们还发现蒋松柏名下的湖南长生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长生医药保健品厂已处于“吊销;未注销”的经营状态。
 

  至于另外一款“长生露山药黄精复合饮品”(这款产品又被普遍地称为长生露口服液)的功效宣传问题,答案更是不言自明。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在一宗纠纷案中,长彤生物公司在为自己辩护时,明确地提出此产品是食品,非药品、保健品,并且表示“从未将该产品作为药品、保健品进行宣传、销售”。经查,该产品属于食品、食品添加剂类别中的饮料一类,品种明细为其他饮料类中的山药黄精复合饮品(QSDCT0001S),是名副其实的普通食品,因而,不能宣传任何功效。

  综上,当事人的上述行为违反了《食品广告发布暂行规定》第十三条“普通食品、新资源食品、特殊营养食品广告不得宣传保健功能,也不得借助宣传某些成分的作用明示或者暗示其保健作用”的规定。对于相关行为,《食品广告发布暂行规定》第十五条指出,“违反本规定发布广告,依照《广告法》有关条款处罚。《广告法》无具体处罚条款的,由广告监督管理机关责令停止发布,视其情节予以通报批评,处以违法所得额三倍以下的罚款,但最高不超过三万元,没有违法所得的,处以一万元以下的罚款”。
 
另外,长生露在广告中涉及疾病治疗功能,也违反了《广告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即除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广告外,禁止其他任何广告涉及疾病治疗功能,并不得使用医疗用语或者易使推销的商品与药品、医疗器械相混淆的用语。根据《广告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对于上述行为,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发布广告,责令广告主在相应范围内消除影响,处广告费用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处十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广告费用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可以吊销营业执照,并由广告审查机关撤销广告审查批准文件、一年内不受理其广告审查申请。
 

  案例作证,亦正亦邪?

  即便如此,但在互联网上还有一些患者服用该产品后痊愈的案例,被公众号“长生露2020”、“燕子长生露”以及其他各种宣传平台或个人用以大肆宣传,在这些长生露推广人员的介绍下,这款产品似乎真的具有了包治百病的功效,比如胶质瘤,子宫肌瘤和卵巢囊肿,食道癌,慢性胃炎,乳腺癌,糖尿病,膀胱癌,偏瘫,肾衰,高血压等病症,似乎都不在它的话下。
 



  正如上文所说,“长生露山药黄精复合饮品”这款产品实际上是普通食品,连保健食品都算不上。因此,这些宣传材料所宣传的内容毫无疑问都将涉嫌虚假宣传。由于中老年人和重病患者家庭的认知水平和心理特点,难以清晰辨别普通食品、保健品和药品的区别,十分容易上当受骗,这样的“温床”,也就滋生了很多像长生露这种被虚假宣传所裹挟了的产品
 



  而这些案例的出现,还将涉及使用他人名义保证或以暗示方法使人误解其效用的行为。有业内人士指出,普通食品的广告都应当真实、合法,不得使用他人名义保证或者暗示产品功效误导消费者。凡是有明示或者暗示具有医疗作用的,夸大功能、虚假宣传或者其他容易给消费者造成误解的,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内容,或涉嫌虚假宣传。
 
经查中国裁判文书网,我们又有了新的发现——服用长生露康复的案例真假暂且不论,倒是有患者服用了该产品后出现死亡的情况。
 
据《郑某某与山东长彤生物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披露,二原告(郑某1和蒋某)之次女郑某2于2015年患上宫颈癌,经手术治疗后病情稳定。2017年下半年病情稍有反复,郑某2的原同事孙某主动联系郑某2,称其认识邢建峰,可通过量子治疗、配合服用药物长生露可以治疗。经过孙某的多次游说,郑某2心动了,在2017年12月通过孙某介绍认识了邢建峰,邢建峰将郑某2带至其合作场接受量子治疗仪治疗、服用长生露及一些不清楚名称的药丸,治疗过程封闭且不允许家属探望。治疗期间,郑某2与家人电话联系称情况不好,家人探望发现郑某2治疗不到一个月,身体状况已明显不好,便于2018年1月25日将郑某2接走送至北京市石景山医院救治,郑某2于2018年2月11日死亡。在这段期间,郑某2共支付了“健康咨询、健康管理、保健调理费”30000元,含“3盒长生露、量子理疗30次、富硒产品1个月量”等。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中,二原告举证证明了存在郑某2死亡的损害后果,为证明郑某2死亡与接受量子治疗、服用长生露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二原告提交的主要证据系《公证书》,但从《公证书》所载的内容看,大部分系郑某2与邢建峰关于治疗等的沟通、邢建峰微信朋友圈关于“量子干细胞项目”等项目的介绍,也就是说,《公证书》的内容无法证明郑某2的死亡与接受量子治疗、服用长生露存在因果关系。最终,法院认为即使二原告主张对方虚假宣传等行为属实,法院也不能支持其诉讼请求。
 
虽然原告败诉了,但从该裁判文书所记载的内容来看,对于是不是推广人员在沟通中的介绍存在问题、相关推广人员对于长生露是否存在虚假宣传、郑某2的死亡是否与服用长生露有关系等问题的答案,我们或许也能从中窥见一二。
 

  揭底制度,六重奖金


最后,我们来了解一下长生露的销售模式,据悉,长生露分两种模式进行销售,第一种是传统模式,这里不多做介绍,“长生露山药黄精复合饮品”的传统零售价是980元一盒;至于第二种模式,推广人员李某将此模式称之为直销模式,该产品的售价是1000元一盒
 
在该模式下,参与者可以分别以3000元,6000元,12000元进行投资,消费后给等值的产品,参与者还有机会享受以下几种奖励:
 
一:层奖,100%(仅碰一次,小单结算余额预留记入量奖,50%提现,50%产品
二:量奖,15%
3000元,日3000元封顶
6000元,日9000元封顶
12000元,日18000元封顶
三:领导奖
3000元:拿一代20%
6000元:拿一代20%,二代15%,
12000元:拿一代20%,二代15%,三代10%
四:重复消费20%,进入复投报单,网络维护10%
五:二次消费进入小区业绩
六:福利奖       
小区业绩10万元,奖手机一部
小区业绩100万元,奖7万元轿车
小区业绩200万元,奖15万元轿车
小区业绩500万元,奖30万元轿车
小区业绩500万元,拿全国总业绩2%加权分红
 

   

  事实上,长生露采取直销模式运作市场由来已久,在以前版本的奖金制度表(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其模式与现行的制度相比还有所不同,最大的差别在于“晋升奖励方案”上。
 
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的这些年间,长生露还曾是“无疾堂”旗下的一款产品,据资料介绍,中国无疾堂健康管理机构致力于自然医学自愈疗法的推广与实践,旗下系列自愈疗法产品有补髓臻品“见证奇迹三髓多肽”;现代长寿养生品“长生露”口服液;“福光普照”光疗仪;“无疾堂”能量仿生床垫;“无疾堂”按摩床;“无疾堂”巴马磁光理疗汗蒸房。
 

  近些年来,涉及到无疾堂的虚假宣传事件与涉传处罚事件多到让人目不暇接。2014年,在宝鸡市有关部门公布的消费维权案例当中,无疾堂就榜上有名。

  2018年,永安市场监管综合执法大队组织执法人员来到了位于永安中山路一家名叫“无疾堂”的特约体验店,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等法律法规,执法人员当场对该体验店进行了依法查封,并扣留了营业执照、电脑等有关资料,并对该店涉嫌传销的相关活动进行了进一步调查。
 

  另外,在泰顺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公示的2018消费维权十大案例中,无疾堂依然处在相当显眼的位置上。
 


  后记


“服用长生露一天,可延长人的寿命一天;服用长生露一年,可延长人的寿命三年;服用长生露三年,可延长人的寿命十年”——带着如此夸张的宣传话术,长生露招摇过市了很长一段时间,洗脑式的广告也让这款品牌变得声名在外,并吸引了不少人为此进行消费。对于任何行业来说,在野蛮生长之后,必须要有人为其买单,长期以来,保健品行业的夸大宣传、虚假宣传成为了公开的秘密,而当一家企业通过虚假宣传谋得暴利却平安无事时,那么,放任直流的代价就将随着时间的累积变得无比沉重,对于一些轻信了相关案例宣传的疾病患者来说,这份代价有可能就是生命的代价。净化药品及保健品市场,为人民群众营造放心的消费环境,对于有关监管部门来说,已然迫在眉睫。
 

  2019年11月7日,由山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潍坊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安丘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联合举办的假冒伪劣食品集中销毁活动正式举行,本次活动集中销毁食品260个品种8000余件,货值总金额100余万元。据大众网报道,在现场被销毁的食品中,数量最多的就是名为“长生露”的口服液,据有关市场监管局的工作人员介绍,此次销毁的“长生露”主要问题是标签不合格、进行虚假宣传,该产品标签上打出了“一天服一瓶,一天不衰老,持续天天服,衰老永停止”等标语,误导了消费者。经过检测,虽然这些口服液没有对人体有害的成分,但属于虚假宣传,所以需要被集中销毁。有关市场监管局的工作人员还介绍说:“生产经营的食品如果有质量问题,价值总额达到5万元以上或违法所得达到1万元以上就构成犯罪,将被移交公安机关。标签不合规将根据相关规定进行行政处罚。”
 

  至于长生露在今后会迎来怎样的发展?给自己定位成“生命事业第一品牌,做最有价值的民族企业”的长彤生物还会不会再次遭到有关部门的行政处罚、被法院公示为失信被执行人?长彤生物公司在2020年的企业目标:“销售额达5亿元,2亿元兴建智能养老院”能否顺利实现?相关虚假宣传现象能否得到公司方面的重视与整改?对此,头条资讯平台将继续保持关注。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头条资讯平台):「头条」失信企业长彤生物劣迹斑斑,万能神药“长生露”当真可让人“长生不老”?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