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6 23:43:16
来源: 防骗先知   查看评论
张庭直播带货2.5亿元 TST的股东广鹏投资被冻结股权
娃哈哈妙眠代理公司互“踢皮球”致消费者10万元保证金“打水漂”

张庭首秀带货2.56亿背后:微商诟病转移至直播平台


近日,据官方战报显示,张庭在抖音的直播带货首秀单场成交总金额达2.56亿,累计观看人数超1900万,订单量115.98万,峰值在线人数49.80万,收获音浪超268.1万。张庭的明星朋友、其微商品牌TST母公司——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股东之一陶虹为其助阵。

张庭共带货30款产品,包括华为手机、五粮液、伊利等在内,从护肤美妆到小家电、3C、食品饮料一网打尽。其中,张庭自己的微商品牌TST占了5款,其TST苹果肌面膜售出85万份,超76%的产品来自京东——单从数据上看,已经完全碾压罗永浩。据悉,张庭直播招商的坑位费是30万一个。

转战抖快淘,微商战术是否在直播电商领域也无往而不胜?

“微商只是看上去很美。”曾经售卖过一段时间微商品牌希芸、现在已经脱圈的小A向记者表示。“在干这个之前,想得挺好的:不用上班打卡,感觉很自由,还能赚更多的钱。在做这个之后发现完全不比上班轻松,可能还更累。”

能够激励员工、可能引发焦虑情绪的奖励机制必不可少。每年卖得最好的员工能够获得豪华游艇旅行、海外旅行等奖励。公司还会时不时让员工之间展开PK:比赛一天之内能够加多少人?最多能够卖出多少货?奖品包括洗脸仪、自拍神器等等。

上述机制也同样体现于张庭和她的TST发家史当中。从屋顶能种菜的市中心豪宅的展示,到《我是大美人》《鲁豫有约》中张庭提到“老公林瑞阳邀请法国研发团队为自己研发的产品”、“在家脚不沾地、老公会一直背着自己”都体现出了PUA式幸福恩爱展示面、强人设的打造,在外界看来犹如邪教,而粉丝购买的正是这样一份幻想。去年1月,上海市青浦区举行百强企业和创新创业人才表彰会,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成为青浦2018年的“纳税冠军”,排在中通、申通、韵达和上海家化之前。其纳税额达到了21亿元(有说12.6亿元)。2015—2019年,从新三板到港股上市,再到台湾地区上市,TST每年均有上市传闻,借此宣传招商。

更早之前,已有一批微商转型并成为头部主播,现在的微商进军直播浪潮是直播电商风口下的2.0时代。最新数据显示,微信的用户数量已经达到了12亿人,其中月活跃用户数量达到了10亿人,不同于2013年的微商最佳入场期,现在的微商面临流量红利见顶,而抖音直播和快手直播仍是蓝海。

据一位从业者表示:“这玩意其实成本很低,一张面膜成本也就在1块钱左右,广东江浙那边很多工厂都可以代工的,但是却能卖到几十块钱,所以这个利润空间是很大的。”事实上,大部分面膜的主要成分是水和增稠剂,效果同精华含量一样微乎其微,如果如范冰冰所言“一年三百张面膜”更有过度水合的风险。没有知名品牌的用户信任度,微商们爱用明星为自家品牌背书,而本身是明星的张庭等转型微商可谓所向披靡。

微商TST产品质量问题与虚假宣传遭消费者质疑

据悉,此前TST宣传产品时,称自己采用了一种来自法国的活酵母,添加活酵母的产品成为他们的销量冠军、美容神器。

另外,TST多次出现质量问题。网上有网友曾表示,用TST的产品烂脸,过敏发炎:“我后妈在用这个,满脸斑 满脸痘 还依旧认为是上火长的。还在坚持用坚持订购。我侧面跟她说过她觉得我骗她排挤她……她们会认为这是排毒阶段……”

早在2016年3月初,“周丫丫与TST庭秘密的纠纷事件”早已在微博、微信等网络平台传开。《消费者报道》记者在查询时发现,输入“TST”等关键词时,网上有同样经历的消费者不在少数,也有多家媒体报道过相关事件。

7月13日,微信公众号南都娱乐周刊的一篇《张庭的微商产品被曝毁容烂脸,“百亿身家”究竟是如何得来的?》,重新引起消费者的关注。

有着相同经历的张洁,在使用一星期后,脸上出现了硬疙瘩。张洁讲述,当初代理承诺公司会有人来联系她的,但是一直拖着,也没有得到回应。她用了三四个月后大面积爆痘,代理仍旧说是排毒。在多次要求后,才得到客服的回应,不过对方要求她签个协议表明出现这样的问题只是排毒,要求其删掉微博,并让她去上海做鉴定。

除了产品本身的问题外,还有网友反映TST产品涉嫌虚假宣传。

从宣传资料上看,TST宣称找到了能够包裹住酵母精华的“外壳”,能保证酵母活性的同时,不任其繁殖生长。宣称采用了三菌合一的理念(啤酒菌、酵母菌和乳酸杆菌/北美圣草),并运用低温包裹的技术提高酵母的活性。

但记者通过产品上的成分表对比发现,其产品标签上并没有列出活性酵母成分,而是属于酵母菌发酵溶胞产物滤液。例如乳酸杆菌/北美圣草发酵产物提取物、二裂酵母发酵产物溶胞物、啤酒酵母菌提取物等。

很多消费者都是通过快递的方式接收TST产品的,这种方式很难保证酵母的“新鲜”。这也就是说,就算TST产品里真的有活性酵母成分,当送到消费者手中的时候也早已经变得不“健康”了。

直播狂欢海面下的冰山:虚假宣传、质量售后等隐患渐现?

从ASH品牌官方微博发布律师声明函称:“薇娅viya高端定制女鞋”淘宝店铺中近日上架出现了严重抄袭(仿冒制造)多款ASH品牌产品的女鞋产品,到李佳琦和杨幂一起直播因“开黄腔”不得不道歉,罗永浩遭遇“520鲜花门”,头部主播们的翻车事故已经屡见不鲜。

在直播间里,由于产品宣传需要、主播个人知识结构、热度飙升后缺乏监管等种种因素,部分网红及明星主播们的推销话术越来越逆天地夸张和虚假,也越来越像“智商税”:李小璐在直播中声称自己带货的面霜里含有“一克拉钻石”,而其券后售价仅为119元;网红穆雅斓直播时,称其推荐的美妆产品获得过“诺贝尔化妆学奖”;李湘直播宣称羊肚菌是最好的,功效包括增强抵抗力、益肠菌、助消化、补脑提神、补肾壮阳;吉杰带货某果蔬纤维素时,表示不但能够“美容排毒瘦身”,还可以“碱化体质”、“远离癌症,远离疾病”。

除此之外,“货不对板”等质量售后问题也频率高发。驴嫂平荣带货一款“草原鹅”,消费者把收到的产品拿到专业机构鉴定,发现这不是一只鹅而是一只鸭。

据中消协5月12日发布的“五一”小长假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在4月30日至5月5日共计6天监测期内,共收集网络购物类负面信息66798条。网络购物虚假发货、商品质量问题、售后服务问题反映较为集中,而随着网红带货、直播带货成为网络购物新方式,有关网络购物在品控、售后、发货等方面的问题只增不减。

而微商们在直播行业的大举进军,无疑将进一步加深虚假宣传、质量售后问题高发的趋势。虚假宣传几乎是微商们的标配,从“一瓶治百病”的保健饮品到“XX黑科技XX酵母”的面膜,有关TST的毁容烂脸报道不断。或许从旧日的电视导购,到朋友圈的洗脑,再到直播带货,微商产品的核心本质从来没有变过,也一直都有市场,只是时代赋予了他们全新的直播舞台。与传统销售方式相比,直播带货因其即时性,取证调查更加困难,更加难以界定其违法违规边界。

可以预见的是,在监管相对空白之际,疯狂扩张边界的“抖快淘”等平台如果不对直播内容加强监管,抬高准入门槛,一路疯长的直播电商在资本市场迎来泡沫破灭之际,迎来监管层从广告宣传层面到质量售后层面的出手只是时间问题。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