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2 20:36:21
来源: 开甲财经   查看评论
安居客赴港IPO因招股书“失效”而被迫暂停,营收不足竞品八分之一,一项开支猛增背后另有隐情
阿里淘小铺关停 杭州社交电商“团灭”?贝店停摆 云集下坡路…

融创否认“求救”背后:借了金融机构3000亿,孙宏斌家族累计分红100亿流向海外


最近,房地产商纷纷组团“以死逼宫”。但不管是真困难还是“苦肉计”,都绝不能纵容地产商疯狂负债,收割果实,最终恶果让全社会承担。
 
过去十年,房地产商高管们拿着数千万元的高薪,恒大、融创等公司创始人通过高额分红获利数百亿,这些分红都通过离岸公司或海外信托流向了海外,但他们的负债却留给了国内。如果最终,救援这些地产商的成本要由国人承担,是否有失公平?
 
如果一定要救援地产商,是否应当制定严格的审核标准和门槛,至少应要求接受救助的地产商制定三年减债计划向全社会公布,高层削减千万乃至上亿元的年薪,执行“限薪令”,直到公司债务水平减少至安全范围内,不需要政府扶持为止。此外,此前高额分红的大股东也应当先拿出分红救援自己的公司。
 
地产商组团“逼宫”
 
这个周末,房地产“爱哭的孩子有奶吃”的戏码继续上演。
 
9月24日,网上传出一封融创绍兴分部向当地政府的“求救信”。“求救信”称,由于网签和预售资金监管问题,融创绍兴资金收支失衡、陷入绝境,项目难以为继。
 
简而言之,融创绍兴威胁当地政府说,再不放松政策,融创的项目面临“烂尾”风险。
 
有意思的是,事情发酵以后,9月28日,“融创官微 ”微信公众号就关于近日在网上流传的融创绍兴公司相关内容发布声明称,融创表示从未有过、也没有任何需求和意愿向政府提交类似报告。就此事件对公众造成的误导深表歉意!
 

 
不过,对于房地产商“以死相逼”的各种戏码,吃瓜群众们已经非常熟悉了。
 
遥想一年以前,也是9月24日前后,一份《恒大集团关于恳请支持重大资产重组项目的情况报告》在网络上流出。该文件发出日期为8月24日,文件中恳请广州广东政府支持恒大与深深房的重大资产重组,并称若重组未能完成,可能引发一系列系统性风险。
 

 
 
当然,恒大随后出面辟谣了,逼宫式重组也未能获得许可。
 
吃瓜群众发现,房地产巨头“求救”、“寻死觅活”的语气和姿势都一模一样,让人怀疑,是不是都经过了大师专业培训。大型巨头如此,中小龙头也有样学样。就在融创“求救”之前的9月初,河南房地产龙头企业建业集团突然流出一份求救信信中内容显示建业集团正面临罕见的困难风险和危机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倒下和暴雷的企业
 
围绕着恒大和融创、建业等地产商的“苦情戏”,吃瓜群众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有的认为,事关房地产稳定大局,巨头不能倒。甚至有的喊出了“4亿中国人不答应”的惊人口号(好像××给4亿中国人免费赠送了房子似的);有的则认为,大而可以倒,拯救了一家不负责任、疯狂负债的房地产商,其他的都会躺下装死,要求救助,从而开了恶劣的先例。国际上一些评级机构及专家也认为,个别房地产公司倒闭不会对中国金融稳定性产生较大影响,中国有足够能力化解此类危机。
 
话说回来,即使真到了动用国有资源救助的阶段,对房地产商的救助也要附加条件,绝不能纵容房地产商“疯狂扩张和负债,最后让全社会兜底”的行为。
 
上半年拿地金额超1200亿
 
以融创为例,过去几年,融创到处大手笔买买买,斥资救助乐视、买万达,融创创始人孙宏斌一举一动都在告诉外界,“融创不缺钱”。即便是今年上半年财报业绩会上,孙宏斌仍然宣称,别的房地产公司可能暴雷,融创不会。既然如此,融创不到一个月就要求救援,岂不是自相矛盾。
 
再来看融创过去几年的负债情况。2021年半年报显示,融创中国总资产为12054.53亿元,总负债为9971.22亿元,资产负债率82.72%,比2020年末下降了1.24%。
 
“三条红线”中,融创中国净负债率约86.6%,非受限现金短债比约为1.11,剔除预收账款后的资产负债率约为76.0%。融创勉强达标了两条,但剔除预收账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仍然踩“红线”。
 
从2015年的960亿元總負債,到2021年近万亿总负债,融创中国用了不到6年时间,将负债规模扩大了10倍!这些债务最终的风险承担者当然都是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
 
2019年开始,融创的借贷总额突破3000亿元,截至2021年上半年,融创的借贷总额高达3035亿元,其中一年以内的贷款总额910亿元。这也意味着,融创过去几年主要依靠向金融机构借贷加杠杆买地扩张,玩“借鸡生蛋”的空手套白狼游戏
 
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融创拿地金额1000亿元,同比增幅156%;2020年,融创拿地金额约687.3亿元;2021年1月到6月份,融创拿地83宗,总成交金额高达1227亿元。
 
媒体报道称,因为疯狂拿地,融创还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央行要求金融机构提供融创5月份购地的信息,包括逐层穿透说明购地资金来源、相关银行账户信息、支付凭证等。
 

 
 
地产商应当先“减薪降成本”
 
一边豪掷上千亿元拿地,一边“以死逼宫”,融创是否值得救?
 
实际上,不管是恒大也好,融创、建业地产也好,房地产商“假摔”、“碰瓷”各地政府,要求政府出手救援之前,必须要求这些地产商先制定三年减债计划向全社会公布,高层全员削减千万乃至上亿元的年薪,只领取最低工资,直到公司债务水平减少至安全范围内,不需要政府扶持为止。
 
这是因为,动用国有资金和社会资源拯救房地产商涉及到全体纳税人的利益。
 
这方面可以参考美国政府2008年拯救陷入困境中的金融机构。政府可以对濒临破产的私营公司注资,条件是持有公司股份,并在未来公司经营恢复正常后,公司盈利必须优先支付救助成本;此外,接受救助的私营机构必须接受政府监管,管理层要接受“限薪令”,放弃天价薪酬以及私人飞机等奢侈消费。
 
2009年2月,在媒体曝光2008年华尔街雇员的年终奖金总额高达184亿美元之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召开记者招待会,发表了著名的“高管薪酬评论”演讲。他表示,美国绝不蔑视财富,也不嫉妒任何人取得的成功,并坚信成功应该得到激励。但是,一些企业高管把企业经营的要倒闭了,还要得到纳税人救助的奖赏,这是最不负责任的表现,也是可耻的。
 
随后,美国议会宣布法案,对接受政府援助方案的金融机构高管,执行最高年薪不超过50万美元的“限薪令”,被救助的金融公司前25名高收入的高管在救援期间不得领取任何奖金,此外,这些金融机构还要加强成本管理,减少职务消费,例如,不得拥有或租用私人飞机。
 

 
过去十几年,受益于中国房地产业的高速发展,房地产巨头的创始人及高管拿着数千万乃至上亿的年薪,享受着政策和行业给予的巨大福利,这些收入相当一部分脱离了个人能力的范畴。
 
核心高管年薪2000万起步
 
以融创为例,2017年至2020年,融创主要管理层的薪酬总额(包括薪水及股权激励等)分别为1.4亿元,2.79亿元、4.41亿元、4.44亿元,2021年上半年,也就是融创声称遇到了困难的年份,融创核心管理层的薪酬仍然高达1.87亿元。
 
 
从公开信息看,融创的主要管理层主要包括董事会成员等人,截至2021年上半年,融创董事会成员有创始人孙宏斌、行政总裁汪孟德、荆宏等8人以及4名独立非执行董事。其中,4名独立董事薪水平均约40万元。
 
董事方面,2019年和2020年,孙宏斌的薪酬分别为1640万元、1920万元、行政总裁汪孟德的薪水分别为4300万元、4000万元,荆宏薪酬分别为4200万元、3900万元,迟迅薪酬分别为4000万元、3700万元;田强薪酬分别为3800万元、3770万元;商羽薪酬分别为3970万元、4413万元;黄书平薪酬分别为2400万元、2300万元。
 
孙宏斌的儿子孙喆一2017年入职后仅领取120万元的薪水,但2019年和2020年,其薪水分别增长到了980万元和1270万元。
 

 
融创核心管理层的收入包括股权激励部分,根据公开信息看,融创高管在股价最高的2019年和2020年已经套现了大部分。
 
 
 
和高管们相比,融创普通员工收入虽然也不错,但差距非常悬殊。根据融创2020年财报,融创共有64436名员工,当年融创员工成本为139.8亿元,平均每名员工成本为21.7万元,扣除一些日常开支,融创平均员工薪酬应当在15万元以上。这个薪水不算低,毕竟2020年北京市职工平均工资也才7.75万元。但和高管们动辄数千万、上亿的薪酬相比,融创的普通员工也是不容易的。他们会赞同救助公司的这些亿万富翁吗?
 
孙宏斌累计分红超百亿
 
当然,孙宏斌与儿子孙喆一领取年薪只是象征性的收入,毕竟,孙宏斌是公司创始人,持有融创约45%的股份,按目前融创666亿港元市值计算,其身家高达300亿港元。在融创去年股价高企时,孙宏斌的持股市值更是高达近千亿港币。
 
 
即便不要千万年薪,孙宏斌只靠分红也可以获得巨大收益。2018年-2020年,融创分红总额分别为36.45亿元、57.29亿元、77亿元;2013年至今,孙宏斌通过分红获得104亿元人民币。这些收入当然都归孙宏斌及其家族成员所有。
 
 
通过高分红给予创始人和主要持股股东输送利益并不是融创独家发明。这方面最厉害的还是恒大。据“阿尔法工场研究院统计,过去10年,恒大集团累计分红高达1142亿元,上市公司中国恒大公告的分红总额高达673亿元。这些分红大部分都流入了恒大老板许家印及其夫人丁玉梅家族之手。公开信息显示,许家印和他的夫人丁玉梅家族持有恒大101.6亿股,占中国恒大总股本的76.7%。也就是说,过去10年,许家印家族通过分红至少获得了500亿元。
 
 
有媒体称,恒大通过高比例分红,是这些年房地产业内“穷庙富和尚”怪现状的一个典型,本质上是通过分红掏空公司,将负债留在国内,利润流向海外。
 
为什么这么说呢?公开信息显示,无论是恒大还是融创,大股东本人的分红都流入了海外信托。以融创为例,其2021年半年报显示,孙宏斌44.73%持股中,70%由成立于2018年12月的新家族信托持有,受益人为孙宏斌先生及其若干家族成员;另外30%股份由两个原家族信托持有,受益人为孙宏斌先生的家族成员。
 
恒大同样如此。2020年恒大年报显示,许家印与其太太通过鑫鑫(BVI)有限公司和均荣控股有限公司持有恒大76.76%的股份。其中,鑫鑫(BVI)有限公司是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The British Virgin Islands, B.V.I)的离岸公司。
 
面对数千万年薪的高管,以及依靠分红获得上百亿的融创孙宏斌,吃瓜群众们觉得,无论是融创还是恒大还需要全社会救援吗?我觉得还是请许家印、孙宏斌先生把历年数百亿分红先拿出来救援自己的公司好了,毕竟,公司是他们的亲儿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